金融动态
      融资成功案例
      融资学堂
      评估成功案例
      评估业务
 



 
 新闻动态 > 金融动态 > 正文

  胡俞越:中国大宗商品无定价权 只因市场太封闭
  2014/1/23 11:11:00

 

        2014111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中国改革再出发”财经中国年会在北京举行。年会力邀财经领域的各级主管官员、著名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中国发展及金融改革战略方向,破解“互联网金融”迷局。

 

    年会上,北京工商大学教授、 期货证券研究所所长胡俞越接受了和讯网的访谈,访谈中,胡俞越表示,三中全会《决定》里面,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作用,这个指导思想、精神非常好。当然这需要配套很多举措,政府要放权、松绑,很多行政审批权要都取消。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却可以看到政府不但不放权松绑,反而在收权、集权,这都是反市场的。本来说由市场来起决定作用的,但现在政府这个不让做,那个不让做,这些反市场的做法,如何体现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导致了中国的期货市场越来越局促,越来越市场狭小。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您刚才谈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市场要起决定性的作用,结果期货市场出台了很多管理措施,您认为好像不太符合这一决议精神,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

 

胡俞越: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包括证券市场、期货市场基本还是政府推动型的市场,也不能指望靠一个三中全会这样一个《决定》就能彻底改变这样一种形态,不是那么容易。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政府推动这个市场的发展,我觉得也是情理之中的。既然三中全会已经非常明确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因为在这个之前都讲的是叫基础性作用,现在讲决定性作用,就是有一个政府定位的问题。政府只能做你该做的,政府不能做你能做的。如果政府要做你能做的事,中国是个万能政府,你想做的事都能做,但市场起决定作用就无从体现了。所以,不仅是资本市场了,其他市场,其他领域里也体现出这样的特点,在这次三中全会《决定》里面,这个指导思想、精神非常好,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作用,当然也有很多举措,政府在放权、松绑,很多行政审批权都取消,不光是下放的问题,是取消,这也都是具体的一些举措。

 

但是在另外一些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政府也在收权,在集权,这就是反市场的。本来可以由市场来起决定作用的,你政府这个不让做,那个不让做,实际政府采取政府行为或反市场的做法,如何去体现政府起决定性作用?

 

所以,在中国经济已经走到今天,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位,贸易总量达到世界第一位的情况之下转型。“转型升级”这个词都已经说烂了,大家都在说转型,怎么个转型,难道政府也不需要转型吗?政府首当其冲也需要转型。转型升级过程当中,更多地让市场起决定作用,这个市场起决定作用就体现了13亿的中国人民要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市场平等,市场面前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市场面前人人平等,权利要平等,机会要平等,同时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也要平等,这些平等如果实现了,其实就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和讯网:在期货市场当中,您感觉最近出台的一些措施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胡俞越:我觉得中国期货市场到目前为止还是个小众市场,我现在不再说它是个高精尖专的小众市场了,因为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是“大数据和开放”,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来争夺最重要的大数据资源——客户,你把自己的门槛垒得高高的,把散户都挡在门外,其实我们认为那类市场,就是场外的。

 

今天我们讨论另外一个主题叫OTC市场、大宗商品市场野蛮生长,他们就跟你在抢夺客户,争夺客户,据说我们期货市场现在开户的投资者加起来200万,而据说那个市场有500万,也就等于你不要的人家全要了嘛,那个市场的确存在很多的风险,的确存在很多的问题,它也没有人监管,没有人规范。而我们严格监管的,有很规范的期货市场,你又把那些散户拒之门外,那你这个市场今后是不是就会越来越萎缩。

 

所以,从业务创新来说,我们现在对期货公司,我们首先第一点要明确,期货公司是应当成为市场创新的主体,因为投资者是通过期货公司间接参与交易的,所以期货公司作为期货市场创新的主体,这两年期货业务上有所突破,但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监管部门对期货公司的恩赐。比如资产管理业务发牌照,谁能做谁不能做,要发牌照的。到一定的时候门一关,不批了。

 

还有风险管理子公司业务要备案,备到第20家关门了,不再往下推进了。这其实还是让期货公司带着镣铐起舞,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不让我做的我就不能做,似乎让人们感觉到,那个高高在上的监管部门它才是市场创新主体。所以,我要讲的归位,就是政府也要归位,包括《期货法》里,政府的监管既不缺位也不越位,它实际上现在是越位。

 

和讯网:中国在大宗商品领域已经是使用大户了,而且在全球占的比重是非常多的,但我们的定价总是处于比较弱势的地位,是不是与我们期货市场相对比较弱有关系?

 

胡俞越:当然,中国的期货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我觉得发展时间很短,在现在已有的国际定价中心里面,中国现在在那里的话语权还偏弱、偏低,定价中心的概念我觉得也是造出来的概念,定价中心也应该是个开放的思路。我们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需要把中国建成国际大宗商品的定价中心,但定价中心的第一步是应该在现有的国际定价中心里面占据一席之地,在现有国际定价中心里面提高中国的话语权,提高中国的定价力,这也是对定价中心做的贡献。

 

因为我们中国期货市场,假如说期货市场能够我们把它称之为叫做定价中心的话,它是个开放的市场,中国的期货市场现在不开放,也没有境外投资者进来,而且境内投资者也是个小众的市场,投资者加起来也就百八十万,这样的市场你说叫定价中心,自己关起门来自娱自乐,那不是一个自娱自乐了口号吗?所以,你必须是个开放的市场,海纳百川的市场,这样的市场逐渐提升你的定价力,逐渐地演变成、发展成国际定价中心才有可能,现在你说自我封闭起来,自娱自乐,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自娱不乐。

 

和讯网:期货公司今后的外盘会不会开放呢?

 

胡俞越:外盘埋头是必然的,为什么说外盘开放是必然的呢?刚才我提到了上海自贸区,其实上海自贸区这里面有很多亮点值得我们关注,其中就有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自由对话,是属于上海自贸区的一个顶层设计,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实际是国家战略,实际也是国际战略,这是树立、确立、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的重要举措。假如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境外投资者投资境外的产品,投资境外的衍生品,投资境外的股票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我可以做个大胆的预测,我估计未来几年,2008年左右,如果顺利的话,人民币的基本可兑换能够实现,快的话到2020年人民币就可以完全可兑换。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也需要快马加鞭,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人民币它的国际地位的提升也是题中之意,人民币它也有个定价权的问题,所以人民币就有望成为能够和美元、欧元,再加上人民币,这样三足鼎立的三大强势货币,这样的格局形成的话,我想和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也是同步的,如果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那境内的投资者可以购买境外的产品,如果人民币能够自由兑换的话,境外投资者同理投资中国境内的产品,这是题中之意,是不用讨论的问题。



 


关于我们 | 产品与服务 | 站点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反馈 | 网站统计

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
浙江信林担保有限公司 浙江信林资产评估事务所 杭州信林评估咨询有限公司 浙江林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杭州市江干区钱江新城丹桂街19号迪凯国际中心3401-3402
电话:0571-86486000 传真: 0571-86486015 EMAIL:service@hdlqjy.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30235   ICP备案许可证:浙ICP备110075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