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种介绍
      媒体报道
      挂牌活动
      品牌宣传
 


 
 专题 > 品种介绍 > 正文

  “疯狂的普洱茶”背后,行业转型升级已迫在眉睫
  2016/1/29 11:51:00
?

2015年已经过去。回首这一年,经济的“寒流”影响了中国的很多行业,许多大宗商品价格跌势绵绵。此前形势一片大好的普洱茶也遭遇到了“冷空气”的袭击,无论是高端古树茶还是普通的台地茶都受到牵连,价格出现了下滑。


作为普洱茶产业链第一端的茶农他们受到的影响有多大?曾历过2007年崩盘和08年、09年的低迷之后,面对此次价格下跌的倪端,茶农在想什么?如果再来一次大幅度下跌,他们有什么办法应对呢?

手持摇钱树 生活无大起色

普洱茶价格自2007年崩盘之后,市场经过调整,在10年复苏,并且在12年进入上升,14年下半年拐头向下,几年间价格的大幅波动,有人赚得盆满钵满、金玉满堂,也有人跌得焦头烂额、倾家荡产。随着普洱茶跳动的曲线,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茶农也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穿名牌、开名车、吃山珍、住豪宅成为普洱茶农们背负的符号,但真如此吗?


“在整个普洱茶市场中,卖茶最辛苦、赚钱最少的就是我们茶农。”家住西双版纳勐腊县象明乡曼松村的王平很有感叹地说,他们周边的茶农赚大钱的情况很少,“我家茶一年产量六七百斤,近几年的销售不成问题,但是,我们的收入仅是够家庭开销,这几年积蓄都没有增加,要说买豪车建豪宅,我觉得基本是不能够的。” 王平介绍,今年自家的曼松小树茶价格下降的幅度很小,“以前卖1200,今年卖1100,1000块,象曼松这样的品牌还是属于稀缺资源,市场的需求还不错,上山来购买的散客还比较多。”同时,曼松古树茶的价格更是坚挺。


确实,班章等古树茶近几年来价格一直出现上涨,尽管今年出现了一些松动,但仍维持在高位。“冰岛今年价格没有去年的好,去年卖三、五千,今年跌了几百块。”临沧双江县冰岛村坝歪寨的云美说,对于品质好的高端古树茶,价格没有降,降的只是一般的大众货。“我自己的几百斤古树茶基本都能卖完,好的产品不愁卖,只是价格今年上不去。”既然这样,为什么茶农守着古树茶这样的“摇钱树”还赚不到钱呢?


“要看产量和销量呀,我们哪里能跟班章比呢,他们产量大、价格高,这几年虽然价格涨,但我们产量不高,收入也就少。” 王平显得有些无奈,他说,自己还算好的,在他们村周边有些地方的山头茶,价格就下降比较大,20%--30%的幅度都是比较常见。“班章是一年的收入过上好几年,而我们就是一年的收入过一年。” 王平表示,他周边的茶农几乎都是这样。云美也有同样的感受,她说,自己生活上并没有出现较大的改变,相反,她发现,今年的苗头有些不对。“去年寨子上赶街的人相当多,今年人少了,去年来寨子看茶叶的人比今年多多了,城里饭店里的人也少了很多,这对我们的生活还是有影响的。”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今年种植普洱茶的成本在提高,就以请小工的费用为例,去年80块一天,今年每天开120—150元/人。


据了解,除了班章、冰岛与昔归等少数村寨成为“疯狂的山头”之外,其他茶寨的茶农们并没有卖到炒作的天价,价格只是随行就市的小幅上涨。而上述三地茶农加起来都不超过1万人,但这群人在数量上还抵不上云南上百万茶农总人数的零头。“疯狂普洱茶”并不疯狂,多数茶农生计困难,少数“山头茶、古树茶”受热捧的现象完全让人们产生了误解。

寒潮如再来 茶农应对无术

其实,除稀缺资源古树茶外,大家别忘记了,占云南茶叶产量99%的台地茶却与古树茶反差巨大,望尘莫及,大部分的台地茶根本卖不起好价钱,今年更是雪上加霜。“产量上升,价格下滑,我们这里乔木茶的价格下滑很多,和去年比下滑了40%以上。” 普洱惠民乡芒景村上寨的茶农恩红对明年乔木茶的价格非常担忧,“不会好,可能还会往下滑。” 云美、王平对自己区域台地茶的走势也很忧虑,云美介绍,她们冰岛乡附近的台地茶的价格今年跌得厉害,差不多跌了一半以上。


王平说,他周边很多茶农除了有部分古树茶外,都大量种植了乔木茶,“我们周边村的台地茶产量一年一年增加,但价格下滑很厉害,原来卖一两百元的,今年只卖四五十,好的七八十左右,价格下滑非常厉害,被砍了一半还要多。” 不难看出,尽管古树茶价格不错,但占较大部分的台地茶价格却和“白菜价”差不多,还不断下跌,大多数茶农的生活自然难以出现好的改变。


在古树茶价格高位震荡的蒙蔽之下,台地茶的价格走势或许透露出更大的隐忧。今年班章的价格已经出现了松动,万一带动古树茶的价格突转直下,07年的那一场“灾难”再一次出现,茶农将会如何应对呢?听到这个问题,恩红沉默很久,然后“呵、呵…”笑了笑,“先把茶存起来,等待价格好了以后再卖。” 恩红表示,普洱茶有个好的特性就是不怕放,“我们茶农靠天吃饭,哎呀,价格要掉,也没有办法。” 云美也采用同样的办法,“对于普洱茶来说,是适合储藏起来的,先放起来再卖,普洱茶越存越好噻。”相比之下,王平的办法就更直接了,“把价格压到最低,压到自己的成本价,降价也要卖出去。”他说,根据以往经验,只要是大幅降价还是能销售出去的。当然,他也采取上网营销的办法,希望能打开一些销路。在和许多茶农的交流中,他们对茶价下跌无可奈何,而且准备不足,没有更对的应对手段。


可见,当茶农仅仅是普洱茶原料的提供者的时候,他们是绝对的弱者。更为严峻的是,如果普洱茶再次进入低迷时期,茶农们原本拮据的日子将更加窘迫。不敢想象,之前胶农、咖农砍掉橡胶树、咖啡树的现象会不会出现在普洱茶农的身上,那将是对整个产业的极大的伤害。


“我们得好好思考思考‘疯狂’普洱茶的背后为何茶农还生活于水生火热之中,普洱茶行业的各角色要怎么办?”有业内人士指出,茶农作为普洱茶原料供给的最基础与最关键一环,舆论要积极引导他们理性看待普洱茶,要平稳发展不要天价,“山头茶是不可能成为普洱茶的标杆。”同时,政府和有实力的企业要把农村规模不大、效益不高、分散经营的“单兵作战”的茶农联合起来,向规模较大、效益显着、集中生产经营的“集团作战”转变,加大信息的透明和预测,指导茶农种植、技术推广和生产过程监督等。



 


关于我们 | 产品与服务 | 站点地图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留言反馈 | 网站统计

华东林业产权交易所
浙江信林担保有限公司 浙江信林资产评估事务所 杭州信林评估咨询有限公司 浙江林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杭州市江干区钱江新城丹桂街19号迪凯国际中心35楼A座
电话:0571-86486000 传真: 0571-86486015 EMAIL:hdlqjykf@163.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30235   ICP备案许可证:浙ICP备11007592号